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亚马逊换帅,云计算行业或起波澜

撰文|太浪

编辑|猛哥

图源|网络

转载自公众号:杭派工程师

1

准备好去登月和办报纸后,亚马逊的缔造者贝索斯终于决定将重担交给他的“影子幕僚”安迪·贾西。

2月2日,在发布了亚马逊最新季度的财报后,贝索斯宣布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卸任亚马逊CEO的职务,转任亚马逊董事会执行主席(执行董事长)。接下来,他将把精力集中在Day1基金和BezosEarthFund这两个基金会、航天公司蓝色起源(BlueOrigin)、《华盛顿邮报》等项目上。





AWS的CEO安迪·贾西(AndyJassy)将成为亚马逊下一任CEO。

很多人认为,这个消息来的十分突然。但贝索斯却称,这是亚马逊有史以来最具创造力和最佳的过渡时机。

当下,无论就市值、季度收益还是投资者情绪而言,亚马逊的表现令人难以置信地好,并且有望延续这一势头。此时,正值亚马逊营收突破千亿美元、创下历史新高之际。在过去12个月中/过去一年,亚马逊的股价涨了约70%。这为创始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退出窗口,也为安迪·贾西和在AWS接替他的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把“火炬”传递下去。

很多人好奇,为什么是贾西?

其实,这个决定并不让人意外。

贾西最有力的竞争者JeffWilke(杰夫·威尔科)——多年来领导亚马逊电商/零售业务的CEO,已于半年前宣布,会在2021年辞职。

2016年,杰夫·威尔科被任命为亚马逊全球消费者CEO,负责监管从亚马逊零售部门和仓库到广告和设备业务的所有事务,安迪·贾西被任命为亚马逊云服务(AWS)CEO。

亚马逊选择了贾西,实则是选择了[url=]
[color=]云计算
[/url]。

AWS早已成为亚马逊最大的“摇钱树”。

尽管是零售电商起家,但截至2020年10月,亚马逊约52%的营业收入来自AWS。亚马逊最新财报显示,AWS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为127.4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8%,净利润达35.64亿美元。云计算业务(AWS)已经成为亚马逊的利润引擎。

安迪·贾西是AWS的创始人和塑造者。贝索斯在宣布由他接任时就表示,“安迪在公司内部很有名,他在亚马逊工作的时间几乎和我一样长。他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领导者,我对他充满信心。”

从AWS成立的第一天起,贾西就负责运营这家公司,并在日后的岁月里把亚马逊这一个小小的副业运营成了公共云计算行业的领头羊。亚马逊目前占据了整个云基础设施市场1/3的市场份额,超过其最强劲的竞争对手(微软和谷歌)的总和。

如果没有AWS的迅猛发展,这些年来,亚马逊可能无法在其零售、物流、流视频、硬件、智能家居、人工智能以及其他部门投入大量资金。

AWS成了亚马逊能持续创新的底气,而贾西成为了推动这一创新的火花。

亚马逊的未来需要云计算。即便是仅出于财务方面的考虑,任命一位精通亚马逊最赚钱业务的高管来应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也是很明智的。没有人比贾西更能用好AWS这只“下金蛋的鹅”。

2

贾西行为低调,很多人对他并不了解。

他今年1月初刚满53岁,过去三年拿到了2000多万的薪酬,是亚马逊薪水最高的高管之一。





他拥有哈佛本科学历和哈佛商学院MBA学历,在1997年,和其他几位哈佛MBA同学加入亚马逊。当时,亚马逊只有几百名员工,并且刚刚上市,在资本市场上募资了5400万美元。

他刚到公司不久,就给贝索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一次公司内部的草上击球游戏里,贾西不小心用手中的皮划艇桨击中了贝索斯的头。很显然,贝索斯后来原谅了他。

贾西早期的职位是市场营销经理,帮助亚马逊从当时的小型在线书店将销售目录扩展到CD。21世纪初,在和团队开始致力于改进亚马逊的内部IT系统后,他迅速成为主要角色。2002年,成为副总裁/技术助理,直接在贝索斯手下工作。正是在这个职位上,他开始意识到,亚马逊的开发者们需要一套公共的web工具,这个想法后来发展成AWS,贾西成为这个新兴部门的副总裁,一路向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贝索斯十分信任贾西。“杰夫让安迪在没有任何人监视的情况下完成他的工作,”亚马逊一位前高级雇员说,“AWS是100%的安迪秀。杰夫没有告诉安迪该做什么……他们几乎并排出现在公司的组织架构图上。”

很多时候,AWS都是贾西说了算。只有在涉及企业发展和收购时,会征求贝索斯的意见。

这背后的原因,应该有贾西是贝索斯的第一位全职“影子顾问”这一项。“影子顾问”是一个享有声望的职位,需要在18到24个月的时间里全天跟随贝索斯,能够全面学习和了解整个亚马逊的业务/能够全方位地了解整个亚马逊。

2003年到2004年间,贾西只有一个工作,那就是跟着贝佐斯,跟他一起出席所有的会议,担任他的首席幕僚长,了解贝索斯的想法和他怎么找出问题的症结,以及贝索斯对世界走向的预测。

“影子任务”结束后,贾西顺利晋升为AWS业务的主管候选人,2016年正式升任AWSCEO。贾西多多少少将贝索斯的世界观和管理原则应用在了AWS身上。

贾西没辜负贝索斯的期望,用一系列战略塑造了AWS。据分析师估计,AWS作为一个独立公司的价值将超过5000亿美元。

贾西的一系列战略包括快速创新、客户至上、自研等等。

AWS一直对大型收购持“怀疑”态度,贾西的策略一直是“自己造,而非买”,AWS在2013年组建了自己的企业开发团队。

最新的一个例证是,AWS曾评估了过去五年内发生的几乎所有重大IT和企业交易,曾一度考虑购买办公室聊天应用程序Slack,但贾西选择了自己构建和销售现有服务。最终,Slack在去年以277亿美元的巨额出售给Salesforce。

贾西几年前在脑暴会上想出的销售战略至今仍在指导着AWS。贾西在那次会议上提出,AWS应该大力发展数据库服务,而现有的五种产品(Ki
[color=]nes
is、Redshift、Aurora、DynamoDB和Lambda。)可以为AWS提供所需的“差异化和价值”。

实际上,贾西早已在为接任亚马逊做准备。近几年,在公开场合,他越来越多的讲述亚马逊早期的创业故事、AWS的非凡开端,以及如何将这些经验应用到其他业务中的故事。

他在AWS的工作也赢得了其他行业领袖的尊重/认可。据知情人士透露,在微软最终任命纳德拉之前,微软前CEO史蒂夫•鲍尔默曾一度与贾西接洽,希望他成为继任者。还有传言称,2017年,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Kalanick)离职后不久,贾西也是UberCEO的候选人。

但不论前尘花絮,贾西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投注心力最多的地方,并将在半年后引领亚马逊步入新征程。

3

从云计算业务的负责人转身变成整个集团的管理者,这样的晋升路径在如今的科技公司中并不少见。

七年前,微软将前云计算业务Azure负责人萨蒂亚·纳德拉(SatyaNadella)提拔为CEO。纳德拉在上任之初就确认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加速发展云计算业务。





去年,IBM让云计算业务负责人ArvindKrishna担任整个公司的CEO。上任后,他拆分了公司,将原IBM全球信息科技服务部的IT基础设施管理服务部门拆分出来,成为一家独立的公司,让IBM专注于云计算。

仅看这些科技公司如何排兵遣将,就能看到云计算在他们心目中的位置。

近几年,为了争夺更多的云计算市场份额,科技巨头们除了派最得力的干将上,从竞争对手挖人上,甚至自己上。

2015年,谷歌CEO皮查伊挖来虚拟化和云计算公司VMware联合创始人兼CEODianeGreene担任谷歌云计算的负责人,正式进入企业云计算领域。这位女强人花了3年时间将谷歌云带到了全球前三。

但随着阿里云等云厂商的不断发展壮大,谷歌云世界第三的位置频频遭遇挑战,市场份额也与AWS和Azure差距较大。于是,2018年底,谷歌管理层为谷歌云换了帅,甲骨文(Oracle)的产品开发总裁托马斯·库里安(ThomasKurian)被挖来担任谷歌云计算负责人。

库里安上任后,就改变了谷歌云的战略,将重点由出生在互联网时代的年轻公司转向传统企业客户,并扩大销售团队,更积极地参与市场竞争,吸引更多世界500强与谷歌云合作。2019年末,谷歌管理层为GoogleCloud定了一个“全球第一”的小目标:以2023年为期,立志击败微软Azure和亚马逊AWS。

一向高傲偏执的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还没有找到最合适的接班人。但前几年还对云计算不屑一顾的他,如今成为各家云厂商中最亲力亲为的布道者,经常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大肆吹嘘甲骨文的云计算,并在去年让广受欢迎的视频会议公司Zoom成为甲骨文的云计算客户,以提升甲骨文的声誉。

国外云计算市场风起云涌,国内也暗潮涌动。

2018年11月,国内最大的云计算厂商阿里云也换了帅。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张建锋接棒胡晓明,成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

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之后,将中台的智能化能力和阿里云全面结合,构建数字经济时代面向全社会基于云计算的智能化技术基础设施,向全社会开放。

一年后(2019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总裁张勇发布全员信,宣布阿里巴巴新一轮面向未来的升级,集中发力推进全球化、内需、大数据和云计算三大战略。

2017年才成立华为云BU、发力公有云市场的华为,在上个月底(1月27日)为华为云换了帅。曾带领华为打入手机市场的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兼任云与计算业务总裁,接管华为云。

好在云计算并没有辜负科技公司们的苦心。

微软的最新财报中指出,云业务在2021年第二季度表现强劲,在财报中“挑起大梁”。微软智能云业务部门的营收总计146亿美元,占该季总营收的33.87%,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是所有部门中营收增长最快的。这其中,云平台Azure营收增速回升至50%(其中,Azure的营收同比增长50%),也直接拉动了[url=]
[color=]服务器
[/url]产品和云服务业务在这一季度同比增长了26%。

根据SynergyResearchGroup的数据,过去四年来,微软的云业务一直在快速增长,从2017年的10%增长到2020年第四季度的20%。而且,据分析师估计,微软Azure云计算服务,将在2022年的某个时间点取代office业务,成为微软最大的营收来源。

此前,谷歌云的数据都属于保密状态,直到去年,谷歌才开始对外披露云业务的营收。最近的一次财报中,谷歌第一次将谷歌云作为一个独立部门单列了出来,公布了其过去三年的营收及开支。

谷歌云的年度总营收从2017年40亿美元左右快速增长至超过130亿美元(2020年全年数据),近三年增速都保持在40%以上。虽然目前云业务占谷歌总营收的比例还比较小,但增长显著,占比从2018年的3.6%扩大到了2020年的7.2%,是谷歌所有业务中增长最快的部门。

甲骨文2021财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71.12亿美元,同比增长4%。Gartner和[url=]
[color=]idc
[/url]都将甲骨文的ERP套件列为云计算领域的第一名。

AWS最早进入商业云市场,目前,市场占有率第一,营利水平第一。idc的数据显示,2019年,AWS占有全球公有云市场33.6%的市场份额;微软排名第二,占比为18%;谷歌云以4.9%的份额排名第三;阿里云排第四,占4.6%。

AWS2020年全年营收453.7亿美元。谷歌云2020年全年营收130.6亿美元。微软最新财报中并未单独披露Azure云计算业务的营收,但分析师认为其财季营收可能在72亿美元左右。国内云计算厂商老大阿里云,在成立12年以后实现首个季度盈利。阿里财报显示,阿里云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161.15亿元,调整后EBITA(税息及摊销前利润)盈利2400万元。

随着各家将主力干将投入云计算,AWS的市场份额不断被其他云厂商蚕食。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在2020年第四季度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中,AWS、Azure、谷歌云和阿里云市占率分别达32%、20%、7%和6%。

新冠疫情暴发后,企业纷纷启动远程办公,使得云计算业务蓬勃发展。正如纳德拉所说,过去一年,第二波数字化转型的浪潮席卷了每个公司和每个行业。根据研究公司Gartner的数据,今年,云计算市场规模可达3000亿美元。

云计算行业的竞争或将更加白热化,亚马逊需要选拔出最合适带领AWS保持行业领先优势的继任者。

4

可以确定的是,贾西不会兼任这一职务。因为亚马逊目前拥有近130万员工,这还不包括合同工和临时工,整个公司的业务除了云计算和商业,业务范围还扩展到了广告业和硬件设备领域。贝索斯都没尝试过同时领导所有这些领域。他们也不打算让贾西做这一尝试。

他们将在未来几周内确定AWS新的掌舵者。亚马逊的员工们先行组织了一波小型投票。有望接贾西班的人有如下几位:

AWS负责销售和市场营销的副总裁马特·加曼(MattGarman)、AWS负责全球基础设施(业务)的副总裁彼得·德桑蒂斯(PeterDeSantis)、AWS公用计算服务负责人查理·贝尔(CharlieBell),这三位都是贝索斯S-team(TheSeniorTeam)团队成员。

S-Team是亚马逊最top级别的管理层,由二十多位高管组成,分别负责亚马逊的各条业务线,但在关键业务决策上紧密合作。他们参与公司的战略讨论会,也把视角向下延伸;他们是最知道贝索斯想要什么的人,也是和他工作风格最像的人:他们永远专注于提出正确的问题,永远会在数据中寻找漏洞。有这样一群人协助贝佐斯管理他无暇顾及的业务,效果基本等同于把贝佐斯复制粘贴到公司的各个角落。

可以说,S-team团队就是亚马逊的人才储备军,这里高手云集,有一堆能够接手管理公司的专业人士。贾西就是S-team团队的一员。

加曼是工程师出身,1998年加入AWS,在亚马逊工作的时间几乎和贾西一样长。一年多以前,他刚从负责计算机服务的副总裁晋升为AWS销售和营销副总裁(实际上是AWS的首席运营官COO)。负责AWS的销售和市场营销部门之前,他带了计算服务团队七年。再之前,他是ElasticComputeCloud(EC2)核心服务器团队的一员。





AWS负责销售和市场营销的副总裁马特·加曼(MattGarman),最有可能接班的那位

德桑提斯是AWS的首批员工之一,从AWS成立之初就在构建AWS技术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他现在负责AWS所有的核心基础设施业务,最近被提升为AWS高级副总裁。他在过去的四年里发表了重要的晚间演讲,对外展示了AWS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等基础设施。

贝尔是一名低调的高管,已经在亚马逊工作了23年,是AWS基础设施团队的早期开发负责人,现在是AWSutilitycomputingservices/效用计算服务/公用计算服务负责人,领导着一个跨越数据中心、网络和服务器的工程师团队。

Amazon的CTOWernerVogels(沃纳•沃格尔)也是候选人之一,他在AWS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他2004年加入亚马逊,帮助公司的云业务从产品目录软件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发展成为行业领导者。但他不是S-team成员。

实际上,也不排除亚马逊从外部聘请职业经理人来管理AWS的可能。

有一种说法是,亚马逊可能会让亚当·塞利普斯基(AdamSelipsky)回归。他是加曼的前任,曾经坐在加曼现在所在的位子上。塞利普斯在2016年离开AWS,转而运营数据可视化软件制造商Tableau,该公司于2019年被Salesforce以148亿美元收购。据说,他和安迪·贾西关系很铁。

无论继任者是谁,他的压力都不会小。

他不仅要像贾西一样,认真对待AWS在推动互联网经济方面所起的作用,保持亚马逊在云计算市场上的领先地位,还要在贾西的基础上实现自己的创新与超越。

不过,挑战总是与机遇并存啊。

正如贾西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写的那样:“和亚马逊的其他业务一样,AWS处于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AWS的营收达到510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8%。而且,随着企业和公共部门的壮大,将有机会建立一项非常不同寻常的长期业务。AWS和亚马逊一样,在所涉及的细分市场中仍然只占了很小的市场份额,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

贾西还说,他对亚马逊的未来感到兴奋,也为AWS的未来感到乐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你可能还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美国服务器

GMT+8, 2021-4-18 10:09 , Processed in 1.267808 second(s), 2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